中國商業聯合會商貿物流與供應鏈分會

中國商業聯合會商貿物流與供應鏈分會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資訊 > 行業資訊 > 正文

【快遞人的故事】從火車到自駕:快遞員趙路的春運返鄉之變

時間:2016-02-13 23:05:51 點擊:
來源:新華網 作者:

條評論打印收藏

“給我爸帶了一盒茶葉,這雙鞋是給我媽買的,還有幾件衣服是給我哥的孩子的。”羊年最后一天,27歲的趙路正在出租屋里收拾自己的行李,準備回家過年。

每年這個時候,都是趙路回家的日子。作為申通快遞的一名業務員,他在這天上午送完了自己片區內的最后幾個快件,匆忙趕回位于杭州城北的家,和幾位早已在家中等他的老鄉會合,一起拼車自駕回家。

小區外面,停著兩輛锃亮的轎車。這是趙路的兩個同鄉在年前新買的,每輛車坐5個人,大家的行李把后備廂塞得滿滿當當。趙路算是同鄉中考出駕照比較早的,作為“首發陣容”,負責其中一輛車的第一段行程。

十多個小時后,這群在外面闖蕩了又一年的年輕人將回到1000公里之外的家鄉——河南南陽。

趙路是2008年來到杭州的,在服裝市場工作了一段時間后,從2010年起成為這座城市的一名快遞員。因為平時工作太忙,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,春節成了他唯一可以和家人團聚的機會。

到杭州的最初幾年,趙路多選擇火車作為春節回家的交通工具。從杭州到河南南陽,只有K字開頭的一趟硬座火車,一張票130元人民幣不到,在火車上得搖搖晃晃15個小時左右才到站。下了火車,還得再轉車,一趟下來需要近20個小時才能到家。

“那時,我和兩個同鄉每天輪班到火車票銷售網點排隊,不知道熬了幾個通宵。就這樣,還是沒能買上票。”萬般無奈下,趙路有時甚至選擇了“逃票”的方式,在人山人海的火車站順著人潮擠進了車廂,上車后再補票。

“車廂的過道里站滿了人,過道里擠得連一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。”在悶得快要喘不過氣來的車廂里站十幾個小時,趙路已記不清自己反復調整了多少回站姿、打了多少個盹,只記得那樣的夜晚格外漫長。但只要想到離家越來越近,心里就特別高興。

有一年,因為火車票實在難買,趙路和同鄉決定改坐大巴回家。從杭州到南陽,大巴依舊需要近14個小時,票價也更貴。拉上同鄉扛著行李趕到汽車站的趙路,同樣也是費了好大一番周折,才從“黃牛”那里買到了珍貴的車票。

坐大巴回家的經歷也讓趙路印象深刻:“那天我記得很清楚,天特別冷,刮大風,下著雨。我們在一個簡易棚下等車,雨順著棚子飄下,每人身上都濕漉漉的,沒有地方躲。原本說好是晚上8點出發的車,一直等到凌晨1點車才到。”

盡管如此,當坐上這趟車的剎那,趙路依舊分外滿足:“那次到家時剛好是除夕,家人包了餃子在等我。吃著團圓餃子,我覺得再辛苦都值得。”

改行做快遞員后,趙路的工作比以前更忙碌,常常臨近年關都還在派件、取件,回家時間很難提前確定。如此一來,回家的車票對他來說就更難買了。

經過幾年打拼,趙路手頭也有了一點積蓄,心中有了新的想法。2013年,趙路考出了駕照,果斷地花了幾萬元人民幣買了一輛二手車。“我決定自己開車回家,不用去車站通宵熬夜排隊,也不用在火車上站十多個小時”。

2014年春節,趙路就開著這輛屬于自己的車,叫上同鄉,第一次拼車自駕回家。他算過一筆賬,自己開回家,要十來個小時,過路費加上油費大約1200元人民幣。分攤下來,每人要300元人民幣左右,比坐火車還是要貴不少。

但這樣的回家方式帶給趙路的是更多自由度和幸福感。“幾個人拼車,一路上有說有笑。大家輪流開,累了、餓了就到服務區停一會兒。說真的,還真有一種‘自駕游’的感覺”。

趙路說,周圍越來越多的朋友買了車,拼車自駕回家的也越來越多。“雖然咱們開的都不是豪車,但這是靠自己努力賺來的錢買的,心里很有成就感”。

前些天,杭州剛剛下了一場雪,天有些冷。趙路在發動汽車的那一刻,搖下車窗,又看了一眼自己工作的這座城市。對他來說,這個春節他依然只能在家里呆上一個多星期,就得回來繼續工作。

“如果哪一天,我在這里成了家,會把父母接來過一個不一樣的年。”趙路說。

關鍵字: 快遞員,快遞

0條評論

網友評論
   

     評論僅代表個人意見,本網站保持中立

最好的我们高清完整版